贵州信息港   贵州历史   贵州公路史

资讯

贵州公路史

时间:2015/12/14 来源:贵州信息港 作者:贵州梦

五尺,1.66米,仅容单骑通过。


这是秦始皇统一中国后,在夜郎国修筑的道路。这条贵州境内最早的道路工程——威宁五尺道,在两千多年前首次把贵州与中原联系起来。


   时空穿梭,岁月转换到1991年5月16日的贵州:全长135公里,连接贵阳与黄果树的贵黄高等级公路通车,大部分人把它叫做“贵黄高速”。虽是错误的叫法,但它却寄予了一个山地丘陵占全省总面积93 %的省份,希望走出大山,尽快融入全国大发展之中的一种渴求。


   2009年11月18日,这种渴求实现了第一次突破——从400米高空一桥飞架南北的安顺坝陵河大桥实现通车。当年,贵州高速通车里程突破1000公里。


   突破还在进行,2015年年末,贵州史上又一个值得镌刻的日子:全省89个县市区实现全部通高速,通车里程将达5100公里,形成15个出省通道;这也成为继北京、上海、山东等地后,全国第9个“县县通高速”的省份,也是西部12省(区、市)中的第一个。


   “县县通高速”只是“分号”,贵州交通即将迎来“十三五”总体目标:预计投入资金5000亿元,到2020年全省公路网总里程达20万公里,其中高速突破7000公里,建成环贵州高速公路。


   “惟尔贵州,远在要荒。”这是宋太祖赵匡胤千年前对贵州闭塞、蛮荒的历史评价。今日之贵州,正在应验明代贤臣刘伯温的预言:“五百年后胜江南”。


望安高速起于望谟县城平洞,途经望谟县油迈乡,册亨县岩架镇、册亨县城,终点在巧马镇通过巧马枢纽互通与汕昆高速相接,全线采用双向四车道高速公路技术标准,全长68.658公里,设计时速80公里。项目总投资74.3亿元。



   据《贵州省志·交通志》记载,公元前三世纪是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期,战事风起云涌,不断壮大的楚国占据了华夏西南大片领土,与黄土高原以西的秦国成为当时最强大的两个国家。


   2000多年前,云贵高原还是被称为“西南夷”的地区,拥有强大国力的楚国为占有资源、输出文化,将不少贵族及仆从派往西南夷。很快,这些楚使发现,云贵高原有着丰富的金矿。于是,大大小小向楚国郢都输送黄金的队伍出现,是最早由云贵高原往今湖北、湖南往返交流的人群。


   由于后来秦楚两国发生了规模巨大的战事,楚军大败,并被秦军部队直插咽喉地带。为包抄秦军实现军事目的,一名叫做庄蹻(qiāo)的楚国将军携部队向西南推进,从今湖南进入贵州,并与夜郎国等当地部落交战。


   装备先进的楚军一路奏凯,打到了云南。《史记·西南夷列传》记载:庄蹻攻克且兰(今福泉)、夜郎(今安顺)、宛温(今兴义),在这片高山耸峙、林莽参天的地带,开辟了行军的道路。从历年考古出土带有楚文化象征的文物来看,不少历史学者指出,这些道路,或许有溯江而上,但通过陆路行进绝不可少。


   后来,庄蹻驻扎在滇池附近,而此时秦军已攻占黔中大部地区,使得庄蹻没有了归楚的退路。“秦陷黔中,道塞不还”,按《史记·秦本纪》和《六国年表》记载,既然秦军都无法跨越黔中天险,庄蹻想要横穿秦军领地归国,显然更不可能,他索性在这一带自立为王,其将官也成为各民族部落的首领。


   有学者认为,对于庄蹻的存在,秦楚两国都深知其利害——出产黄金的云贵高原,将向当时的发达地区提供源源不断的贵金属,楚国也藉此成为当时最早发行金币的国家,秦国也在虎视眈眈。所以,无论是哪个势力,从黔中高山腹地向外扩展的暗流涌动,除了打破云贵高原本身民族部落之间的隔阂,也让黔中大地的百姓渐渐走出大山。


   关于庄蹻入滇的时间、经过等问题,学术界的讨论如今仍在持续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庄蹻进军西南夷地区,给云贵高原客观上带来了更多通往外界的道路,为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和各民族间的交往交融有着重要作用。

【相关内容】:

贵州信息港推荐

贵州网址导航
贵州便民助手
休闲
中国网址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