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信息港   贵州奇闻   90后大学生从宜昌徒步回贵州老家 24天行程947公里

资讯

90后大学生从宜昌徒步回贵州老家 24天行程947公里

时间:2015/8/16 来源:贵州信息导航 作者:荆楚网

(楚天都市报讯 记者贺俊 实习生李冰妍 张曦晨)在地图上,三峡大学到贵州省仁怀市火石岗乡合心村,只是一条曲线。7月23日,祁浪负重32斤,用近乎苦行的方式挑战自我,用双脚结束了这段丈量,计步软件显示了最精确的数字:947公里。

走回老家

从三峡大学走回贵州省仁怀市火石岗乡合心村,947公里,大二学生祁浪用了24天走完。

昨天,他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,这并不是一次心血来潮的徒步。1995年出生的祁浪在大学有过几次短途徒步,最远的一次走了4天。他的老家背靠遵义,是个大山中的清秀小村。他是大山的孩子,在火石岗乡读初中,每周都要走山路回家,抄近路也要走一个小时。

去年国庆节后,祁浪冒出了从学校走回家的念头。这段近千公里的路,他一直都是坐车往返:从家门口坐1小时客车到仁怀市,再坐3个多小时到贵阳市,然后是18个小时的火车到宜昌,前后要一天一夜。“暑假有的是时间,我想尝试挑战一下自己。”

这注定是一段孤独的旅程。6月30日,暑假第一天,祁浪在雨中按计划出发,大大的登山包里装着登山杖、帐篷、睡袋、防潮垫,还有换洗衣服、洗漱用品、药品、干粮等。“有32斤,随时准备野外露宿。”

18个水泡

路线都是精心计算的。祁浪打印了17张纸,上面是要走的路线,具体到乡镇和村庄,同时用手机导航来帮忙定位。他选择的几乎都是国道、省道和县道,一路上要走过恩施,穿过重庆,进入贵州。

虽然没有通知什么人,学弟何军建得到消息后还是赶来了,陪祁浪走了半天。另一名徒步爱好者朱路也赶来,陪他走了两天。朱路有60岁,大家都叫她“小朱姐姐”,曾经徒步9天从武汉走到宜昌。“我担心他的安全,也想来给他打打气。”

第一天几乎走的都是上坡路,周边的景色逐渐从城市转为山区。“好不容易下个坡,还滑了一跤,不过没事。”晚上,祁浪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第一条旅程记录。他没有写在微信里的是,当天他的脚上起了6个水泡,挑破后用双氧水消毒,第二天又继续行走。

这一路上,他的脚前后出了18个水泡。每天早上,5点多起床,收拾好东西后,一般6点半启程,一走就是一天。这一路大多是山区,“寂寞时,就哼哼歌吹吹口哨。”

长大了

从318国道转入232省道后,行人变少了,过往车辆也变少了。

一路上风餐露宿,只有碰到人家才有饭吃,饥一顿饱一顿。有一天,祁浪从早上6点半一直走到下午3点多,就靠早上吃的一碗面和一点压缩饼干支撑。接连几公里的上坡路,也没有可以乘凉的地方。就在他觉得快到极限时,终于看到一户人家。

他在旅馆住了4晚,在一户人家借住一晚,剩下的18晚都是在帐篷中度过。在路上没法讲究太多,也不方便洗澡,他用湿巾擦擦就完了。

穿着长袖,扎着头巾赶路的祁浪,在路上常常被视为怪人。有过往的司机曾表示带他一脚,他都婉拒了。

在路上,他遇到很多好心人。一天早上,在一户人家附近收拾好帐篷准备上路时,女主人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面条。祁浪掏出钱,对方却坚持不肯收。7月21日,走到遵义郊区时,他向工地上的阿姨讨水,阿姨还专门为他做了饭菜。

就这样,每天徒步30到40公里的路程,最多的一天他走了44公里。7月23日下午1点多,祁浪终于安全回到老家,对着群山,他用一声大吼表达了心中的喜悦。

走进家门后,父亲拍拍祁浪的肩:“儿子,你像是瘦了。”他忽然感觉自己长大了。

【相关内容】:

贵州信息港推荐

贵州网址导航
贵州便民助手
休闲
中国网址大全